第二章 给我滚出去
别墅内的气氛都凝固了,众人的目光也都顺着画作,死死盯着落款处。
——唐伯虎……著
在场的有不少聪明人,明眼的人立马就看出了端倪。
“你……你胡说八道……爷爷那么喜欢古董收藏,我……我怎么可能拿赝品来糊弄他……”
被当众揭穿,许家豪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慌乱,虽然他立马出声辩驳,但是支支吾吾的样子,多多少少还是让人觉得他心虚了。
许苏晴想趁机让众人对林阳改观,赶紧说道:“爷爷,还好林阳辨别出来了。”
哼!
就在这时,许家老爷子许震云发出一声冷哼。
周围噤若寒蝉,任谁都能听出许家老爷子的不悦。
这一哼,也让许家豪,再次慌了。
因为这幅画确实如林阳所说,是他从二手市场淘回来的赝品,他知道许震云对古玩一知半解,买个赝品,既能讨好许震云,又能借口从公司里挪一笔钱到他自己的腰包。
本想借此打压许国华一家,当众贬低刁难让林阳难堪,但没想到竟然反被识破了!
周围那些审视的目光,更是如芒在背,让许家豪手心冒汗。
而许家豪父母更是心惊胆战,他们一家好不容易才讨得老爷子欢心,万一这画作真的是拙劣赝品,让老爷子脸色难堪了,那他们一家肯定是要遭殃的,说不准继承人都得更换!
许苏晴看向身前的林阳,心想着这个人尽皆知的废物,似乎也没有真正的那么不堪,这次老爷子应该对他有所改观,只要他能够继续积极向上,往后的日子里,也不是不能对他好点。
许家豪内心无比煎熬,犹如断头台上的死囚,在等待最终的裁决。
不过,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很快就镇定下来,咬牙说道:
“许苏晴,你别血口喷人!”
许家豪瞪了许苏晴一眼,转头怒斥林阳:“他吗得一个臭穷比能懂什么,胆敢信口雌黄,诬蔑我送爷爷的画是拙劣赝品!”
“这可是唐伯虎真迹,他一个山门废婿不懂,你许苏晴也跟着瞎起哄,难不成还以为爷爷他老人家也不懂么?”
他扭头看向许震云,直接把林阳的矛头,指向了许震云。
刚才许震云可是亲口说这是唐伯虎的真迹,虽说林阳是在质疑许家豪,但如果林阳说对了,也就说明许震云根本不懂画。
向来以艺术大师自居的许震云,当然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。
许震云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,接下来说的话,更是对原本抱着希望的许苏晴,当头一棒。
“这画的真假我岂能看不出来,用得着你在这儿指指点点?”许震云起身,瞪着林阳喝道。
“爷爷,刚刚隔得远,光线很容易影响判断,要不您……”
“住口!老夫又没瞎,你一个入赘到我许家的废物,谁不知你就是个吃软饭的,现在竟然还敢自以为是地在这儿点评唐伯虎的画作?”
许震云并没有直说这画的真假,虽然他坚信林阳是在胡言乱语,根本不懂画,但唐伯虎的画确实很少用“唐伯虎”三字落款,他一时间心里也没底。
但不过不管这画是真是假,林阳这个入赘到许家的外人,胆敢站出来质疑,就是对他威严的一种挑衅,绝不能姑息。
许家众人见许震云发火,纷纷对林阳投去幸灾乐祸的目光。
“脑子进水么?老爷子都说是真迹了,你屁都不懂的人,在这装什么逼呢?”
“他这种身份来参加家宴,老爷子没赶他走就够仁慈了,没想到竟敢在这大放厥词,真是不知好歹。”
“国华,看看你的好女婿,一个入赘来的人,竟然还敢这么不识好歹,把爸气成这样,你得好好管教管教他了。”
许国华满脸尴尬,他也没想到林阳会突然站出来质疑这幅画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宋婉月几乎快要被林阳给气炸了,许震云本来对他家就不怎么看中,经过林阳这么一弄,以后恐怕在分家产上,更难分到什么好处了。
她赶紧走到许震云面前,满脸歉意道:“爸,是我们没管教好林阳,让您生气了,您别和一个废物过不去,我这就让他滚出去。”
说完,她便转身指着林阳的鼻子,大声道:“你赶紧给我滚出去,别在这儿丢人现眼!”
林阳望着众人,攥紧了拳头,嘴角更是露出苦笑。
不是没人看不出是非黑白,只不过大家都不愿意承认罢了。
毕竟在场的都是许家人,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入赘的废物女婿,就算说的是真的,那又有什么用呢?
众人的态度让许家豪舒心,果然大家还是疼自己的,就算爷爷知道画是假的,也不愿意拆穿自己。
他脸上露出一个冷笑,走到林阳面前,居高临下:
“就这么让他滚出去也太便宜他了,今天必须让他道歉!”
“对,必须道歉,哪有污蔑人不道歉的道理。”
“让他道歉,让他知道,在许家,还没他说话的份儿。”
众人纷纷附喝。
林阳只感觉自己身体当中气血翻涌,呼吸都变得粗重了一些。
宋婉月盯着林阳,尖锐道:“你是聋了么?还不赶紧跟家豪道歉,不然你以后就别想进许家别墅的门了。”
“不用跟我道歉,他气的是我爷爷,应该给我爷爷道歉。”许家豪冷笑道。
林阳依旧不为所动,自己并没做错,何须道歉。
“爷爷,也许林阳没有胡说,那副画万一是赝品呢,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?我觉得可以请一位鉴宝师来鉴定一下。”
许苏晴咬牙上前,先给老爷子行了个礼,她跟林阳虽然有名无实,可终究是夫妻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“放肆!”
而在此时,老爷子猛地一拍桌子,一道闷响的声响扩散在大厅,直扣人心。
“我许家历经劫难,才得以有此基业,所幸子孙后辈皆是人中龙凤,可唯独……”
“到了你们这一家,国华无用也就罢了,偏偏还有一个更加废物的上门女婿。”
“如今,就连你这个孙女都学会忤逆了,你们真是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老爷子俯视许苏晴一家,眼底透着一股厌恶的神色,摇了摇头。
在他看来,许苏晴这一家,彻底无药可救了。
而不少人心中,更是乐开了花,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一家,接下来更难分到资源,日子会更加一天不如一天。
宋婉月立马急了,厉声怒斥:
“死丫头,就为了这个废物几句胡话,还敢让老爷子给你找个鉴宝师,你真是反了!”
“还有你个废物,你自己想死别拉上苏晴,别拉上我们家啊!还不赶紧给老爷子道歉!”
林阳看着宋婉月,并没有任何动作。
“不道歉是吧,哎呀,真是反了!”
这时,道道谴责声再次响起:
“许苏晴,林阳,你们愣着干嘛,还不赶紧道歉!”
“我们许家有这么一脉,真是家门不幸啊!”
“我看也不用道歉了,按照族规,胆敢以下犯上者,需要接受丈罚制裁!”
“我看丈罚都不用,直接驱逐出家族算了,反正他们一脉,对家族的贡献本就不高,留着也是蛀虫。”
……
事情愈演愈烈,甚至是已经失控了,今天不给个交代恐怕是不行。
走到了林阳面前,她的一双眼睛已经红了,俏丽的脸蛋上满是无奈。
许苏晴提高了声音,问道:“今天来的时候我是不是跟你说不要乱说话?”
林阳点了点头,之后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许苏晴颤抖着抬起手。
啪!
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,结实的扇在林阳脸上。
许苏晴红着眼睛,几乎咬破嘴唇:“林阳,道歉!”
由于许苏晴用力过猛的原因,林阳脸上浮现一个通红的巴掌印,散开时,脸上热辣辣的疼痛。
林阳呼吸一窒,一股火气自胸腔腾起,可转头看到许苏晴委屈落泪的样子,攥起的拳头又放下了。
如果不是因为自己,她又怎会受委屈呢?
这几年来,自己背负着人尽皆知的骂名,所受的屈辱她更是一并承担。
这种折磨,对自己来说是一场劫难,而对她来说更是无妄之灾。
本就是妻凭夫贵,一损俱损,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发火呢?
况且,当年林家巨变,他落魄至江城,还是许家老太太收留的他。
虽说许家老太是因为他的真实身份,才动了让他入赘的心思。
但无论如何,做人不能忘本。
拳头节骨捏得咔咔作响,林阳深吸口气,走到许震云面前,低下头道:“对不起。”
许震云冷哼一声,甩了甩手,开口道:“哼,以后不懂就谨言慎行别乱说,省的出去给我许家丢人。”
说完,他便转身走了。
众人都附和着许震云的话指责起林阳,顺带还把宋婉月三人一块数落了一遍。
宋婉月和许国华见林阳道歉,也都是松了一口气,不过对林阳的不满依旧没有消退,反而因为众人的指责,更加痛恨林阳了。
许家豪泛起冷笑,在林阳身旁轻语:“看见了没?是非对错已经不重要,在这个社会上,看重的是关系,是人脉,而你永远都是一个不可能得到别人承认的废物,就算你说的是真理,是真话,又能如何?人们永远只看利益,而你,是一文不值的垃圾,根本无利可图。”
“是狗,就老老实实的吃屎,而作为一个废物,我奉劝你一句,还是安心吃你的软饭吧,否则的话,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!”
许家豪眼中闪过一道寒芒。说完转身离开,去陪许震云了。
“以后家宴,还是不要带林阳来了。”许国华叹了口气。
“岂止家宴,我看就该让晴儿跟他离婚,省的拖垮我们家。”宋婉月恨恨的抱怨道。
林阳没有在意两个人的话,而是看向了许苏晴。
“这一巴掌,我……”许苏晴咬着嘴唇,眼泪已经开始打转,若不是强忍着,恐怕早已经哭出声音来了。
“我明白,对不起,是我没做到答应你的事情,让你丢人了。”林阳的声音低沉。
许苏晴深吸了一口气,开口说:“你不用跟我道歉,林阳,你来我家也有几年了,我知道你对我并没有什么坏心思,但是……”
“你能不能别这么窝囊,你能不能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!”
“最起码,不要让我也觉得你是一个废物!”
听到许苏晴这话,林阳心神猛地一颤,双手紧紧的捏着拳头,以至指甲都陷入了掌心。
他确实隐忍太久了,而如今时机已到,也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!
“如果你想要我改变,那从今天起,我愿意为你而改变!”
望着许苏晴清瘦单薄的身影,林阳目光坚定,掷地有声。
“希望如此吧,不过你也别太高看自己,毕竟你也不是越王勾践,更不可能存在什么隐忍图强。”
许苏晴落寞转身,泪水却决堤而出,心头更是泛起苦涩。
之前林阳挡在她身前那阳刚的一幕,让她心神恍惚,差点以为林阳变了。
内心更是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感觉,期待着这个男人能有所改变。
只不过,这一切,真的可能吗?
晚宴时间,许家众人齐聚一堂,位置区分高低贵贱。
许国华一家地位最低,今天又出林阳这事,所以他们被安排在了临时搭建的角落。
这个的地方,比许家清洁工的位置,还要差劲。
许国华一家着低头,一股耻辱之感,在心中萦绕。
而周围众人投来的无数道戏谑目光,更是如万箭穿心,让他们恨不得起身离开。
晚宴开始,许震云坐在主位,与其他几脉的人有说有笑。
而许国华一家坐在下面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,林阳跟许苏晴就像是被遗忘的人一样。
只不过,轮到许家豪发话时,他总要贬低林阳一番,其他人纷纷附喝。
“老爷子,我们这次来,也准备了礼物,虽然比不上家豪的唐伯虎真迹,不过也算是一点心意了,希望老爷子笑纳。我家婉儿也长大了,老爷子如果有什么如意郎君,可得为婉儿想着点,我可不想让婉儿跟苏晴一样,嫁个废物。”
一个中年女人笑着开口,接着给许震云递过去一个礼盒。
坐在她边上的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,此女名为许婉儿,是许苏晴二伯的女儿。
整个许家,许婉儿的姿色算是上等,但比其许苏晴却差远了。
“说的对啊,可千万别再让许家来一个废物了。老爷子,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,我家莹儿,也等着您给找女婿呢。”
当即坐在桌子前的人们便纷纷拿出各自的礼物,给许震云送了过去。
宋婉月和许国华也准备了礼物,许震云收礼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,弄得他们俩又瞪了林阳几眼。
“你说有些人吧,明明在家里都没什么地位了,还不想着讨好一下老爷子,参加家宴连个礼物也不准备,也难怪大家都说他没脑子。”
“就他那样,恐怕是想准备礼物也没钱吧,你还能指望一个吃软饭的,准备出什么礼物么。”
不少人都朝着林阳这里瞥了一眼,眼神中满是嘲讽。
许苏晴低着头,心中纠结,别说是林阳,她这次来,也没准备出什么像样的礼物,毕竟他们家混的太差了。
就在这个时候,许震云的助理突然跑了进来,后边还有人抬着不少东西走了进来。
“董事长,刚才外边来了几个人送礼,说是替少爷庆祝许家家宴,略表诚意。”
“替少爷?”许震云扭头看向许家豪,“家豪,是你朋友?”
许家豪也一脸懵逼,没人跟他说今天会来送礼。
林阳听到“替少爷”三个字就立马明白,这礼应该是林家送的,那个少爷便是他,只不过没人知道他的身份,所有人都下意识地以为这个少爷指的是许家豪。
“我看看送来的都是些什么礼。”
许震云走了下来,到了那些礼品边上,将上边的盖着的布给揭开,看到放礼品的箱子上写着“唐代景德镇白玉瓶”几个字。
许震云心里边立马一咯噔,赶紧把剩下的布都给解开,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念了出来。
“宋代翡翠琉璃盏,元代鎏金木雕,明代……”
“这,这这这……”许震云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眼下每一个名字,许震云都听过无数遍,在古董界,这些东西,几乎每一件都是国宝级的藏品!
而这其中,赫然还有一副唐寅的作品,与许家豪送的画作,名字一模一样。
——《凤凰傲意图》!
打赏作者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 方便下次阅读
(微信中长按识别二维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