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看谁先低头
苏繁没有耐心等顾绍清回家,她直接去了公司。
她到底还是总裁夫人,即便不受宠,身份还摆在那,所以一路上也没有人敢拦她。
然而她自己却在顾绍清的办公室门口停下来。
她害怕推门进入之后,王雅婷也会在,这两天他们一直在一起。
可转念一想,她今天是来提离婚的,王雅婷在或不在,对她来说没有意义。
苏繁深吸了一口气,破釜沉舟一般,推开了顾绍清办公室的门。
办公室内的顾绍清头也没抬一下,早在苏繁回去苏家,就有人向他汇报了。
她从来不进公司,偏偏在新闻报道他接连几天不回家之后跑来找他,用膝盖也能猜到,苏从俊那老混蛋看到新闻,坐不住了。
顾绍清的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,“谁准你来的?”
苏繁在来的路上,满心都是对顾绍清的恨意,可现在,她站在他面前,看着他睥睨的笑,心脏仍然不受控制的加快跳动。
她还爱他。
不过无所谓了。
“顾绍清,我们离婚吧!”
终于说出进口了。
苏繁曾经以为,她爱顾绍清入骨,如果要和他分开,一定会要了她的命,所以即使婚后他如何对她,她都默默承受,心里实在痛了,也仅仅是逞口舌之快,惹他生气。
在她看来,哪怕顾绍清对她有恨,也好过毫无感觉。
她从来没想过,她和顾绍清之间,竟然是她主动提出离婚。
顾绍清批阅文件的手顿了顿,眼中闪过一丝诧异。
“离婚?”顾顾绍清丢开笔,将自己靠在椅背上,嘲讽地笑道,“你凭什么?”
她当他顾绍清是什么人?想嫁就嫁,想离就离?
苏繁满心的平静,没有丝毫的慌张,她淡淡地说:“就凭我不想做你得到股份的棋子,你打什么主意,我一清二楚,你休想在利用了我之后又将我一脚踢开!”
听到这个理由,顾绍清哼笑,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。
“别把自己形容的跟白莲花一样无辜,你知道的,我们之间一直都是互相利用。”
“你放屁,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利用你,我对你的感情,从来都是真的!”
顾绍清略带不耐地站起来,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强迫她靠向自己。
“在我茶里下药的是谁?”顾绍清危险的半眯起眼睛,眼神中射出冰冷的光,“要不是你这么不要脸,爷爷也不可能逼着我娶你,说到底,这一切都是你犯贱自找的!想离婚,你做梦!”
苏繁被他慑人的目光盯得背脊发凉。
比起被他捏住下巴的疼痛,他侮辱的言语更令她心寒。
“不管你信不信,药不是我下的,我没那么下作!”
顾绍清完全没了耐性,捏着苏繁下巴的手改而扣住她的咽喉,语带不悦地说:“我说过了,不要在这儿给我装模作样,现在乖乖回去做你的顾太太,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苏繁任他掐着自己,艰难地说:“我也说过了,我绝对不会让你利用我,亵渎我的爱情,我是一个人,不是你得到权势的工具,我也有思想有尊严!”
顾绍清抄起桌面上的一踏文件就朝苏繁扔过去,打在她的脸上,红了一片。
“你当初怎么就没想过你还有尊严,怎么?苏大小姐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?”
侮辱的话钻入苏繁耳朵里,仿佛是被重锤猛击,口中一阵腥甜。
不过她压抑的很好,自顾自地说:“你不答应离婚,那我们就分居,我搬走,两年之后,婚姻自动失效。”
两年,刚好卡在爷爷规定的时间之前,他什么也得不到!
听着这话,顾绍清不怒反笑,他嫌恶地推开她,坐回椅子。
“你大可以搬走,我们可以试试,到最后,是谁先低头,”顾绍清语气中带着不屑,“不过苏繁,我向你保证,你要是敢搬走,到最后,还是会回来,跪在我面前,求着我别和你离婚。”
“顾绍清,这婚我离定了!”
打赏作者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 方便下次阅读
(微信中长按识别二维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