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籍简介 > 内容
第1章 失恋被甩的男人
漆黑宁静的宇宙中,一颗水蓝色的美丽星球,孤独的悬浮在黑暗中缓缓的旋转着。
从宇宙中望去,地球上的中国北京地区,今天的天气似乎非常的不好。
天空中阴云密布电闪雷鸣,阵阵阴冷的凉风吹过,风在雨之前,貌似一场声势浩大的暴雨很快就要降临了。
景园小区附近的一个中型休闲公园里,从远处摇摇晃晃的走来一个剃着平头,身穿牛仔裤体恤衫的年轻人。
他的年龄不大也就二十多岁,原本棱角分明帅气阳光的一张脸,此刻写满了悲伤和痛苦,剑眉紧皱星目黯然。
他拎着一瓶开了盖的二锅头,朗朗跄跄的走到了一颗大树下,背靠着树干滑坐在地上,神情略微有些哀伤的喃喃说道:“五年的感情,嘿嘿到头来却只换回了五万人民币,哈哈!真是太廉价了。”
咕咚!
咕咚!
他一口气将瓶里的白酒喝掉了三分之一,火辣的烈酒犹如一道灼热的火线,沿着喉咙一路烧进胃里。让他的身体感受到痛苦的同时,心里的痛楚似乎就会减轻一些。
空闲的左手突然伸进胸前的衣兜,颤颤巍巍的掏出了一张签了名字的银行支票。
支票虽然有些皱了,但是上面那一行用碳素笔写就的醒目数字,还是让他看着就觉得的刺眼。
就是这薄薄的一张小纸片,就把他深爱了5年的女孩给无情的带走了。
钱啊,真是好东西。
五年时间铸造的情感之塔,被它轻轻一抹,就彻底的变成了飞灰,什么都不存在了。
他李傲龙生来就是一个孤儿,没见过亲生的父母。如果不是被好心人发现,送去了孤儿院,可能他早就死掉了。
但是他从小到大都是笑着过来的,从来都没有向生活低过头,面对任何事他都没有服输过。可是这一次他输了,而且是一败涂地。
他对她还不够好吗,所有打零工挣的钱都花在了她的身上。
那被人啃过的苹果多贵啊,好几千块一个。可从手机到平板只要是她喜欢的,再贵他都会买给她。而他自己却还在用着500元双卡双待的国产山寨手机。
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,无论他怎么努力挣钱,也依然满足不了她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,还有那女人间互相攀比的虚荣心。
这时一阵风儿吹过,银行支票被吹得‘哗哗’直响。似乎是想要挣脱开他的手,去的飞翔。
既然她都不属于他了,花钱的人也都不在了,那它还有什么用,倒不如就让风儿带它走吧。
“哈哈忆往昔,海誓山盟情意绵绵,郎情妾意好不快哉。叹今朝,穿金戴银,见钱眼开,水性杨花情何以堪。哈哈!”
嘶啦!
嘶啦!
李傲龙虽然在笑,但却双目赤红满含热泪,脸在笑心却在滴血。
他咬牙切齿的用双手疯狂的撕扯着支票,单薄的纸片瞬间就变成了一堆碎纸片,一同被撕碎的还有他的心。
摊开手掌心,又是一阵风儿吹过,轻松的带走了手上所有的纸片,也带走了他心中所有的情感。
轰隆隆!
轰隆隆!
这时天空划过一道绚丽的闪电,随后空中就响起一连串的闷雷之声。滚滚的雷声引起了李傲龙的注意,迫使他抬头看向了阴沉的天空。
咕咚!
咕咚!
一仰脖子又喝掉了一大半的白酒,烈酒下肚豪气顿生。
借着酒劲李傲龙声嘶力竭的仰天喊道:“臭老天,你瞎叫唤什么,你在嘲笑我吗!尼玛凭什么他们一出生就有钱有势,有爹有妈。而我李傲龙一生出来就成了孤儿!尼玛我不服啊!”说到这里他笑了,只是比哭还要难看。
不远处有几个正要离开的游人,一见到他此刻的疯癫模样,都下意识的离得远远的,生怕招惹上他。此刻暴风雨将至,偌大的公园里,也就剩下他一个人了,算是暂时成为了这片区域的主宰。
李傲龙平时可谓是滴酒不沾,啤酒都很少喝,更别提白酒了。
他这个人烟不抽酒不喝,除了偶尔爱玩个游戏看个动漫以外,他可以说没有一点不良嗜好。甚至被同学们笑称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,堪称是21世纪绝无仅有的四有好男人了。
四有:有长相有身材有能力有厨艺。
可是这些在金钱大大无与伦比的魅力面前,根本就是个屁,是一个让人饱含苦涩的天大笑话。
失恋的人,极度需要发泄。
所以李傲龙一狠心破例买了两瓶52度的二锅头。
据说这是连耗子喝了都敢跟猫的酒,他也想尝尝醉生梦死究竟是什么滋味。
李傲龙的醉意更浓了,胸腹中火燎燎的,越发的感觉有些憋闷,总是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。
天空中的乌云越来越厚,云层中的电闪雷鸣也出现的越发频繁了。凉风阵阵吹过,树叶和草丛都被刮得‘沙沙’作响。
呼呼!
风势逐渐增大,吹得李傲龙都有些睁不开眼睛了,索性也就闭上了。
顷刻间,瓢泼的大雨直接倾泻而下。
在狂风的助力下,即便他此刻是站在大树下的,也没有躲过这场暴雨的洗礼。
仅仅只是几秒钟的夫,暴雨就将李傲龙浇的全身都湿透了。
湿漉漉的衣服裤子紧贴在身上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,不过冰冷的雨水倒是让他稍微的清醒了一些,但他还是没有睁开眼睛。
哗哗哗哗……
啪啪啪啪……
持续被浇了十多分钟后,一股浓重的凉意瞬间席卷了李傲龙的全身,让他不禁打了个激灵。
本来火热的心也在这一刻变得冷冰冰的,彻骨的寒意让他找回了几分神智。
似乎是感觉到身上湿漉漉的甚是难受,李傲龙微微睁开了眼睛,抬头嘟囔着抱怨道:“我擦你个贼老天。我不就是找你发发牢嘛,至于吐我这一身的口水吗你这样就没有朋友了,知道吗我还能不能和你一起玩耍了。”
阴沉如墨的天空瞬间划过几道闪电,一道震耳欲聋的闷雷在头顶炸响,让他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激动。
咕咚!
咕咚!
李傲龙仰头就着雨水,将瓶中剩下的酒一口气喝尽了,顺手将空瓶子摔扔到了一边,豪气干云扬天长笑:“哈哈纵然爱情弃我而去,只余我孤独一人,但是我依然能够顶天立地笑看苍穹。贼老天,你敢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吗哈哈!”
轰隆隆!
轰隆隆!
天空的闷雷声越发的密集,闪电频现,狂风暴雨呼啸而至,就像是水龙头忘关了一样,地面上早已聚集起一个个微型的人工湖。
李傲龙呆呆的站在大树下,默然承受着狂风暴雨的洗礼。这场暴雨不仅浇熄了他心中的怒火,麻木了他浮躁的心神,也清洗掉了那令他痛苦万分的情感,浑身上下异常通透如获新生。
这一刻他豪气顿生,松开扶着大树的手,向前踉跄的迈了几步,让自己整个人彻底暴露在了倾盆大雨之下,双臂高举大声吼道:“哈哈贼老天,老子永远都不会向你低头的。你给我好好的看着,我李傲龙一定一定会出人头地的,我要让所有人都对我另眼相看,我要将他们统统踩到脚下。哈哈!”
“无法可修饰一对手……”
“嗯”
这时身上突然传来一段熟悉的旋律,打断了他的怒吼。
家驹版的《真的爱你》,这是他专门为她所设置的音乐,也代表了他对她的真挚感情。
与此同时,在遥远的的大气层之外,漆黑的宇宙中突然被强行扯开了一道裂缝,一条紫色的龙形闪电从中间钻了出来。
嗖!
紫色的闪电龙在宇宙用略作停顿后,似乎是得到了某种指引。
它飞快的向着地球上此刻雷源力最密集的中国地区飞了过去。
什么叫做光速,就是亮光一闪,它就已经到跟前了。
“嘿嘿,后悔了吧,想哥了吧,我倒要听听你还想说什么废话……”
然而就在李傲龙嘚嘚瑟瑟掏出手机,刚刚按下接听键的时候,天空中突然雷声大作。
轰隆!轰隆!轰隆!
噼里啪啦!噼里啪啦!
一道龙形的紫色闪电从天而降,直接就劈在了李傲龙的身上。紧随其后又有几道雷电劈在了他的身上,强大的轰击力量瞬间将他轰的飞离了地面。
如果此刻旁边有人围观的话,一定会感叹这小子造了多大孽啊,竟然引得老天爷赐予他五雷轰顶的待遇。
轰隆隆!轰隆隆!
也就在这一刻,空中的雷声更响,雨势更猛,风势也更狂暴。被狂风刮折的树枝更是遍地都是,仿若到了世界末日了一样。
李傲龙浑身上下的衣服在雷电贯体的身后都焚毁了,就连他身上的汗毛和头发都被烧的一干二净。
北京市中心某五星级宾馆的总统套房里,一个长相异常俊美的男人优雅的坐在沙发上。
他左手拿着苹果手机,右手拿着酒杯轻轻的摇晃着,杯中的红酒是82年的拉菲。
左手只是轻轻一捏,‘咔吧’苹果手机应声而碎,变成了一地碎渣。
他仰头一口喝掉了手里摇晃了半天的红酒,默默的看着空空的酒杯,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说道:“兄弟,哥哥在上面等了你一千年了,可是这里却过了一万年。你果然还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地方啊。那一只胆敢挑拨你我关系的幕后黑手,我已经找到了线索,就等你回来,我们一起剁了它。”
将酒杯随手扔掉后,他站起身缓缓走到卧室的门口。侧身依靠在门框上,冷眼看着床上那个因体力娇弱,不堪驰骋而昏睡过去的女孩。
床上的女孩很年轻,长发披肩相貌清秀,谈不上有多么的美丽,但身材倒也还算丰满。如今白皙光洁的娇躯上布满了朵朵酷似梅花的印记,很好的诠释了之前‘战争’的激烈程度,那场面让人咋舌。
他的脸上带着邪异的微笑,有些淡漠的说道:“你玩过的女人,我也玩过了。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有趣,而且一个不能坚守感情的女人,活着也是多余的,我就好心替你料理了吧。”
啪!
他只是很随便的打了一个响指,就有一个米粒大小的白色火球凭空出现,准确的落在了女孩的身上。
呼!
一道耀眼的火光一闪,让她连惊醒喊叫的机会都没有,就瞬间烧没了,连一点灰都没剩下。
而她身下的床铺和枕头却完好无损,一点烧着的痕迹都没有,非常的诡异。
“兄弟,希望你还满意我送给你的礼物,我在上面等着你。嘿嘿!”
话音刚落,男人的身体背后突然出现十八只洁白的羽翼,然后就凭空消失了。房间里重新恢复了宁静,仿佛方才发生的只是一场梦境。
只有沙发旁边那一地的手机碎片和酒杯,还有那瓶被喝了一半的82年拉菲,才能证明刚才所发生的一切,都是真实存在的。